枯荣手

十万小时,山高水长,前路渺茫。

一股幼儿园壁画的气息扑面而来

最近愈发觉得自己画画十分无能为力,从各个角度。我多希望我将来有一天能向别人感慨:“我当年挺着父母和自己的压力去画画,现在这么一看,也没什么划不来。”
随便吐槽。
觉得自己好丧啊。
我的生日是用来反省自己又荒诞过了一年的,别人的却如此开心。
……
……

……聪明累的的前奏为什么这么欢快?

只恨自己不会写字画画

我是宝玉一般不读四书的顽石废物,不愿懂那世不可避,哪里就有长远挥霍的家财,终不过青灯常伴,最是无能。
读一本书像照一面镜子,我看得见镜里姹紫嫣红去了又生遍荒草蛛尘,凄凉孤坟的尽头最终看见了自己。

今天练习的goushi,本来想练人体的,然后自信动笔之后发现人体真的好复杂,啊于是接着画大头……即将死亡

能把灰调画好的真的大佬

逐年后退的发际线和日常凶神恶煞的眼神。其实我一点都不凶啊喂只是长得比较爷们儿啊啊啊

今天的练习,临摹的,还是没画完。
这辈子是不可能不画大头的。
画不出洛丽塔半分神秘的娇艳。冒得整

陷入了反复的自我论证与自我怀疑。
世界上真的是什么人都有的,好的,坏的,你想像不到的。
感觉我有一点哗众取宠,像个小丑